<cite id="zvfiw"><noscript id="zvfiw"></noscript></cite>

<tt id="zvfiw"><form id="zvfiw"><del id="zvfiw"></del></form></tt><b id="zvfiw"><tbody id="zvfiw"><label id="zvfiw"></label></tbody></b>

<cite id="zvfiw"><form id="zvfiw"></form></cite><b id="zvfiw"><form id="zvfiw"></form></b>
  • <b id="zvfiw"><span id="zvfiw"></span></b>

    <b id="zvfiw"><form id="zvfiw"></form></b>
    <cite id="zvfiw"><tbody id="zvfiw"><label id="zvfiw"></label></tbody></cite>
    <b id="zvfiw"><form id="zvfiw"><label id="zvfiw"></label></form></b>

      1. <rp id="zvfiw"><nav id="zvfiw"><button id="zvfiw"></button></nav></rp>

        1. <strong id="zvfiw"><li id="zvfiw"></li></strong>

          • 五月天婷婷丁香激情网-成年男人黄网站色大全-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
            當前位置:黨校--首頁 > 學員天地


            創新筑就中國未來——讀《中國經濟的未來》有感


            發布日期:2019-11-21 作者:吳偉峰 編輯:許芳娟 審核:姚耀 字體大小[    ] 瀏覽次數:

                看完《中國經濟的未來(10位諾獎經濟學家建言中國經濟)》,對我來說是一次很好的人生歷練。雖然很多經濟學原理和專業術語無法準確理解,但這10位諾獎經濟學家結合自己的理論思想,就全球和中國經濟中長期發展提出了很多具有建設性的意見建議,特別是埃德蒙.費爾普斯對中國創新的觀點讓我印象深刻。下面我與大家分享一下他的觀點以及我的體會。
                埃德蒙.費爾普斯其人
                200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哥倫比亞大學資本主義與社會研究中心主任。1933年出生于美國芝加哥,1959年獲耶魯大學博士學位,1982年獲選為美國科學院院士。2014年,他獲得中國政府友誼獎和耶魯大學威爾伯十字獎章。全球金融博物館2015年在北京授予費爾普斯終身成就獎。費爾普斯是就業與增長理論的著名代表人物,被譽為現代宏觀經濟學的締造者和影響經濟學進程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幾點體會
               “中國創新”發展迅速,未來可期。據費爾普斯的研究表明,“中國創新”主要是通過承接發達國家的技術轉移來實現的,自主創新在中國真正的開始主要集中在高科技領域。在上世紀90年代中國自主創新排名世界第四,而在十年后已經躍居第二,目前中國創新對GDP的貢獻約為1%,這與美國相當,未來中國完全可能成為全球的主要創新源之一。
                當前科技創新面臨的嚴峻形勢。據資料顯示:我國總體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剛剛達到2.11%,基礎研究投入占總研發投入的比重只有5.2%,嚴重偏低,源頭創新能力不足,缺乏顛覆性的創新。而美國總體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高達2.8%,研發投入總量相當于我國的2倍以上,基礎研究投入占總研發投入的比重高達19%,顯著高于我國基礎研究投資。由此導致的科技創新能力差距十分明顯。從當前國際環境看,中美貿易摩擦警示我們,國際戰略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美國將我國重新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必將牽動西方發達國家對我國的整體戰略調整。西方大國對我國的打壓和遏制不是偶然的,也絕不是短期的,必將伴隨中國崛起的整個歷史過程。
                營造良好的創新氛圍。費爾普斯指出,“創新”是一個基于大眾的、草根的、自下而上的進程;大多數創新并不是簡單的新發明,而是商業模式的創新和制度的創新。他指出,中國創業企業規模與其經濟總量相比,仍處于一個較低水平。他認為,一些原因阻礙中國本土創新發展,比如金融機構缺乏對創新企業支持。一些年輕人的創業興趣也不高,更多人熱衷于尋找安全穩定的“鐵飯碗”,而不是自己創業。在費爾普斯看來,中國經濟要保持快速增長,自主創新方面加倍努力才是“上策”。如果中國企業開始部署一部分人力從事以發明新產品和新生產方式為目標的活動,對提高勞動生產率將大有裨益。
                發揮民營企業和個人的創新潛力。創新是社會繁榮的源動力,而一個社會的創新即是群眾的、人民的創新。費爾普斯指出,當前政府對國企的保護措施比較多,這樣可能會減少私人企業家的創新。另外,政府過多地保護國企可能會造成私人企業家心中的不確定性。也就是說,他們所做的一些創新要是觸動了政府,或者遭到國企的反對,會帶來一些風險。費爾普斯指出,比較有效的是政府減少對國企的保護措施,制定清楚的邊界。國家、社會應給予草根和基層發揮創造力和想象力的充分的自由和空間。
                給予更多的政策支持。近年來,我國出臺了許多科技創新政策,但落實效果不理想。單純以“論文掛帥”的錯誤導向,抑制了科研人員的創造力,不愿選擇基礎性強、周期長、風險大的研究方向。研發課題、技術路線往往跟蹤國際熱點前沿,較少自主提出科學思想、研究方向和技術路線,在創新的源頭上就失去了先機。要進一步完善政府科技創新治理的頂層設計,清理、廢除不適應創新發展需求的各項法律法規與相關制度,調整并完善相關的人、財、物管理制度,使之適應創新體系建設、研發以及科技成果高效轉化的要求。(作者系第十期處級干部進修班學員)




            無標題文檔